當前位置:秀珊小說 > 都市 > 總裁夫人狂炸了 > 第2599章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總裁夫人狂炸了 第2599章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第1598章

定下日子

阿四見大家都不擔心七姑姑的安危,便問道:“七姑姑是不是來過信了?”

三夫人笑道:“冇錯,她來過信了,說是遊玩幾天,就會回京。”

阿四鬆了一口氣,“那為什麼不等七姑姑回京再提親?她若不同意,這事就下不來台了。”

老太君哼了一聲,“都被人吃乾抹淨了,還想不同意?她敢不同意,老身就掛脖子去。”

從她十八歲開始,就盼著她成親,頭髮都盼白了,還冇嫁杏有期,若這一次還嫁不出去,那她乾脆也不活了。

大家都盼著七姑娘能嫁出去,所以,這事抓緊就辦了。

“阿四,飛鴿傳書給你姑姑,讓她回來,就說我得了急病,快死了!”老太君吩咐下去。

為了騙女兒回來,不惜詛咒自己,也是個狠老太太。

徐一帶著湯陽進宮,找媒人可不簡單,找皇後啊。

嘯月宮裡,宇文皓夫婦聽得湯陽把七姑娘給辦了,當下瞠目結舌,麵麵相窺許久無語。

宇文皓麵容有些複雜,“朕是覺得,你該跟七姑娘坦白心跡的,隻是冇想到你……你是不鳴則已一鳴驚人啊!”

湯陽抹了一下額頭上的冷汗,越想心裡就越不踏實,一天冇見著她,心裡都是懸著的,帶著哭腔就道:“爺,如今不是說這些的時候,請爺派人出去找找,看她到底去了哪裡,我得確保她平安啊。”

宇文皓瞧著他,實在也是不忍心不提醒,“你傻啊,急糊塗了是不是?袁家讓你去提親,而不是馬上派人出去找,就證明袁家的人知道她安全,所以纔會叫你提親的。”

湯陽眸色裡綻放出一絲狂喜,“真是這樣麼?”

元卿淩道:“七姑娘是何許人也?怎會因為這事就想不開自儘了呢?”

這些年她走南闖北,什麼風浪冇經曆過?

湯陽覺得帝後說的有道理,懸著的心才微微地鬆了一下。

“皇後孃娘,那您當這媒人嗎?”徐一問道。

徐一當年成親,就是老元出動去說媒的,在徐一心裡就有一種錯覺,娘娘做媒,那就絕對美滿。

所以,他希望元卿淩幫湯陽保這個媒,把事兒辦了。

元卿淩道:“我當然很樂意,湯大人,你怎麼想啊?”

湯陽心裡還是有些惶恐,“我隻怕,她不會答應。”

“她答應不答應是她的事,但你得擺出你的態度來,這顯淺的道理你也不懂得嗎?”宇文皓看著湯陽,想起昔日湯陽還教過他男女相處之法,虧得是冇一直聽他的,否則他跟老元絕對不會這麼幸福。

湯陽彷彿頓悟一般,使勁點頭,“對,對,皇上言之有理,就先提親。”

“老元,這事你接嗎?”宇文皓看向元卿淩。

元卿淩笑著道:“湯大人的終身大事,我能不接?我這就準備準備,明天帶著禮物去袁家提親去。”

湯陽感激地道:“多謝皇上,多謝娘娘!”

“不必客氣,快起來吧,早就是一家人了。”元卿淩道。

來古代這麼多年,始終還是不大接受階級高低,大家都是一起出生入死過的,還論什麼高低呢?

湯陽那點家當,實在也不多,所以元卿淩就讓內府準備禮物。

元卿淩知道袁家那邊肯定是會同意的,隻不過是走這麼一個儀式,老太君巴不得把七姑娘嫁出去,整個袁家唯一的阻力,反而是七姑娘她自己,好在七姑娘還冇回來,所以這事十拿九穩了。

果然,翌日元卿淩帶著湯陽到了袁家,袁家那邊連算命先生都準備好了,說是要當場覈對八字。

兩人的八字給算命先生算了一下,算命先生捏指好一陣的沉吟,然後蹙眉,“兩人的八字,有些犯衝啊。”

袁老太君臉色不善,“衝哪裡了?”

“一人屬雞,一人屬狗,這是雞犬不寧啊,隻怕日後成親了會有……”

老太君一拍桌子,“那就改,老身記得我家姑娘屬馬,方纔記錯了。”

“屬馬?屬馬可以的,屬馬的人今年走姻緣運……”

老太君不等算命先生說完,便揚手道:“可以就行,不必再說,勞煩先生擇個黃道吉日。”

算命先生忙地又起命盤,“今年好日子不多了,最快也要到年底……”

“好,那就依先生所說,這個月十五,月圓之日,人月兩團圓,妥嗎?”

“……”算命先生合上命盤,垂下眸子,“妥!”

您老嫁女兒,您說了算,如果婚事來得及辦的話。

如今距離十五,就剩下五天了,袁家嫁女,五天如何籌辦?光籌辦嫁妝都來不及啊,更不要說做嫁衣了。

殊不知,袁家早就為七姑娘備下了嫁衣,三年做一次,到如今壓著箱底的嫁衣,有七八件之多。

至於嫁妝也早早備下,隻等有那瞎眼之人過來求親。

好不容易等到湯陽來,還把她吃乾抹淨了,怎可能還讓她推搪過去?必須要嫁。

元卿淩和湯陽都目瞪口呆,瞧著袁家這番動作,尤其見嫁衣襬出來讓元卿淩幫忙挑選哪件合適的時候,元卿淩久久都冇能說出話來。

半晌,才憋了一句,“您……真是未雨綢繆啊,隻是,湯陽的喜服,也需要時日訂製。”

“不必,也有了。”老太君又是一聲令下,下人提著箱子上來,裡頭竟是有**件之多,尺碼基本是囊括了從一百斤到二百斤的。

元卿淩失笑,“老太君,您至於嗎?”

“怎麼不至於?”老太君看著元卿淩,一臉的鬆弛,“皇後也為人母了,等您家公主到三四十還不曾嫁出去,您隻怕準備的有過之而無不及。”

元卿淩苦笑,她家閨女不愁啊,如今都有人提親了。

“來人,伺候姑爺試衣!”

幾個下人上前來,架起湯陽,一頓猛剝,再把喜服一件一件往他身上套,直選到合適的,老太君這才心滿意足地道:“行,就這件了,你們抓緊回去辦事,喜宴一百桌少不了,至於三書六禮的繁文縟節,能省則省,免得耽誤時日。”

湯陽遲疑了半晌,“這……這不妥吧?”

辦喜事,自然要每一個細節都要注重,心裡纔會踏實啊。

而最重要的一點,是七姑娘還冇答應親事。

“不妥?”老太君眸色猙厲,“你想不娶?你想不負責任?”

袁家的人齊刷刷地又盯著湯陽,大有把他吞噬之凶。

湯陽都嚇壞了,忙地擺手,“不是,不是,我一定會負責任的。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