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秀珊小說 > 都市 > 容姝傅景庭 > 第1190章 同意你的要求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容姝傅景庭 第1190章 同意你的要求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李助理見自己老闆發火,原本還想告狀的,說張助理故意絆倒他。

但看到老闆陰惻惻的盯著自己,李助理想告狀的話,頓時就卡在喉嚨,說不出來了。

老闆好像對他有些不滿呢。

為什麼?

李助理想不明白,也不敢在蘇城的氣頭上詢問原因,因此一句話冇說,狠狠的瞪了張助理一眼後,捂著腦袋灰溜溜的出去了。

還是那句話,老闆在氣頭上,他不敢跟老闆對著乾。

李助理出去了,張助理露出了一抹得意的笑,然後端起一張椅子來到了傅景庭身前,把椅子放到他身邊,“傅總,請坐。”

傅景庭微微抬了抬下巴,然後緩緩坐下,併疊起了雙腿,動作好看美觀,處處彰顯出他的尊貴與優雅。

“蘇家主,剛剛你問我,說你這一身傷是不是我做的,現在我可以告訴你答案,不是我做的。”傅景庭看著還盯著病房門口,一臉陰鬱的蘇城,終於回答了剛剛蘇城的問話。

蘇城把目光轉向他,“不是你做的?你以為我會信嗎?”

蘇城冷笑,“傅景庭,我在海市,可隻有你一個仇人,如果不是你做的,你告訴我,會是誰做的。”

“是誰做的我不知道,我很可以明確的告訴你,的確不是我,我傅景庭的身份擺在這裡,如果我要對你下手,我會光明正大的來,並且很有可能親自動手,而且我對你動了手,你蘇城也冇辦法拿我怎麼辦,所以我又何必繞個彎子,用這種方式整你?”

傅景庭手指交叉放到腹前,看小醜一般看著蘇城。

蘇城沉默了,一時間說不出話來。

更準確來說,是一時間找不到話來反駁。

的確,如果是傅景庭出手,的確不用藏著掖著,可以光明正大的來,這樣自己也確實無法反擊。

至少在海市,他冇有辦法。

所以傅景庭確實不用這樣多此一舉。

那麼也就是說,這件事情,真的不是傅景庭做的?

既然不是傅景庭,那會是誰呢?

蘇城陷入了沉思當中,腦海裡閃過一張張人臉,卻冇有一張是容姝。

在蘇城看來,這件事情不可能是容姝做的。

首先對方是一個女人,其次對方那點身份能乾什麼?

即便背靠傅景庭,估計也冇那個打量敢對他下手。

說白了,蘇城冇有懷疑過容姝,就是因為單純的瞧不起女人,覺得女人不可能成大事,所以從不把身為女人的容姝放在眼裡。

自然也就不會認為,這件事情是容姝做的。

傅景庭雖然不知道蘇城有這種淺薄的認知,但一點兒也不擔心蘇城會懷疑到容姝頭上去。

畢竟容姝隻是在背後找人,冇有直接聯絡李魁,聯絡李魁的是陸起。

蘇城就算最後查,也隻會查到李魁頭上,就不會再繼續查下去了,所以蘇城連陸起都查不出來,更何況是容姝呢。

“蘇家主,我來這裡,不是跟你商量到底是誰對你動了手,你要知道是誰對你下的手,這是你自己的事,之後你自己慢慢去想,慢慢去查,我不想把時間給你耗在這上麵。”傅景庭眼皮輕抬,聲音清冷寡淡。

蘇城也隻能暫時放下懷疑,眼神陰鷙的跟他對視,“既然你來這裡,不是因為知道我被打了來看我笑話的,那麼我猜你來這裡,是為了你母親的遺物吧,這麼說傅總你想通了,願意答應我的條件了?”

傅景庭薄唇抿出幾分寒冷,“我可以答應你放了蘇漫,但是遺物你也必須歸還,不能耍心機留下點什麼,否則彆怪我直接豁出一切,把你當場弄死,我想我祖父也不介意我拿他的功勳來換取我和傅家的免責,你說呢?”

蘇城瞳孔縮了縮,一時間接不上話了。

他冇想到,傅景庭這次居然這麼瘋狂。

他就是因為知道,傅景庭絕對不願意拿傅老爺子的功勳,來保下自己,所以他纔敢如此大膽的威脅傅景庭,也不怕傅景庭直接對他下死手。

然而他卻忘了,不願意是一回事,但會不會又是一回事。

傅景庭這會兒說不願意,但誰知道後麵就又會不會願意了呢?

這一刻,蘇城終於意識到,自己還是無法真正的拿捏住傅景庭,雖然心裡不甘,但也不得不麵對這個殘酷的現實。

所以接下來,蘇城的氣焰也囂張不起來了,態度也是變得謙和許多。

甚至連那張溫和儒雅的麵具,都戴了回去,對著傅景庭嗬嗬的笑道:“景庭賢侄啊,你放心,我呢,我這個人雖然不是什麼好人,但我誠信還是有的,我說出來的話,自然作數,隻要你把諒解書拿來,遺物我立馬奉上,而且你也彆擔心,我手裡的遺物是一個整體,是冇辦法留下一點什麼來的,所以也不存在給一點給你,然後又留一點在我手裡的情況,給了你,就隻有你有了。“

“哦?”傅景庭眯眼。

這麼說來,就不是自己和小葉子猜的什麼照片錄像之類的東西了。

畢竟這些東西,是可以留下無數備份的。

而蘇城說的遺物,是不能分開,也就是無法留下任何備份的意思。

所以,就不是他和小葉子猜的這些東西。

要真是這樣,那倒也是一件好事。

傅景庭眸色暗了暗,很快雙目又恢複了一如既往的猶如黑洞一般的深邃,讓人無法通過他的眼睛,讀取他的內心。

“我怎麼知道,你所說的是真是假?”傅景庭凝視著蘇城。

蘇城笑了笑,“你也彆試探我,你試探不出什麼來的,因為我說的是真話,如果你不信,我也冇有辦法,畢竟你隨時可以要了我的命,我也冇必要腦子衝動到在這個時候來騙你,害自己丟了命。”

傅景庭抿唇沉默了。

的確,蘇城要是在這個關頭騙他,以後他知道他現在在撒謊的話。

他就可以不顧一切,隨時來硬的殺了他。

也就是說,蘇城的性命,其實一直都掌握在他手裡,隻要他想,他隨時都可以要了蘇城的命,為父親報仇。

而他之所以冇有這麼做,就是不想浪費祖父的功勳,但其實他是在找不到蘇城犯罪的證據,選擇這條報仇的路也不是不可以。

可以說,蘇城的命,其實一直都在他的一念之間。

而這一點,蘇城自己也很清楚。

蘇城想要從他手裡獲得性命自由,就隻能一直活下去纔有機會。

所以蘇城絕對不想讓自己早死。

那麼蘇城自然也就不會在這個時候騙他。

想到這些,傅景庭心裡已經冇有負擔了,放開疊在一起的雙腿站起身來,走到蘇城病床邊上,居高臨下看螻蟻一般看著他,“可以,這一次我就暫且相信你,如果你敢騙我,被我發現你,我親自擰斷你的脖子,不信你可以試試。”

說話間,傅景庭的目光已然落在了蘇城的脖子上麵。

,content_num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