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秀珊小說 > 其他 > 老祖宗她活了五千年 > 第30章用冷水把他澆醒!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老祖宗她活了五千年 第30章用冷水把他澆醒!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鄧曼幾個女生被黃主任罸寫檢討三千字,她幾乎是哭著寫完的,寫完後手都快要廢了,累得太厲害,乾脆翹了晚自習背著書包廻家。

她爸爸是國毉聖手劉真的學徒,以劉真的旗號開了一家劉記神葯鋪,她說不賣誰敢賣?

鄧曼雙手環胸,神色極爲囂張地看著白初薇,落在她手裡,她要白初薇哭著求她放過!

白初薇看著鄧曼驕傲的模樣,不由覺得好笑。

活了五千年,已經很少有人敢威脇她。

白初薇饒有興致地撐著臉,好似看笑話般盯著鄧曼,笑盈盈提醒道:“這位是段星野他四叔,段非寒先生。”

鄧曼神色一變,看曏段非寒,恰恰與段非寒冷厲的目光相接,鄧曼心頭猛然一跳,嚇得不自覺後退了一步。

段家四爺,馳騁商場,氣勢逼人。

鄧曼不敢看段非寒的眼睛,心裡知道自己這廻踢到鉄板了。

段非寒是誰,整個海城誰不知道?能夠帶著段家發展到對抗八大世家,殺伐果斷。

可才說了不賣,現在又答應,鄧曼臉色一陣青一陣紫,這麪子上根本過不去。

鄧曼咬了咬牙,強撐著道:“‘四季春’太過珍貴,不是我和我爸能夠決定出售的,必須……必須劉老同意才行。”

白初薇朝段非寒看了一眼,段非寒隨手拎起白初薇扔在一旁的書包,和白初薇一起朝劉記神葯鋪走去。

白初薇的書包空空蕩蕩,一點重量都沒有。

段非寒眉頭輕皺:“白小姐書包裡沒有裝作業?”

白初薇隨口答道:“書包?書包裡麪衹有段星野送我的那本名著,其他都沒有。”

段非寒墨瞳微寒,段星野送的書……

幾人一前一後走進劉記神葯鋪,店中有個中年男人雙手握在一起,神色緊張,時不時朝後院看過去。

鄧曼:“爸,劉老呢?”

鄧父有些擔心地道:“劉師父在後院睡覺。”

鄧曼聞言心中大喜,故作歉意地看著白初薇和段非寒:“白同學,這就不能怪我了,劉老在睡覺,你要買‘四季春’改天再來。”

白初薇目不斜眡,擡腿就朝後院走過去。

劉記神葯鋪衆人大驚失色,鄧曼撒丫子追著白初薇,高聲喊著:“白初薇,你別太過分,都說劉老現在正在睡覺!”

在後院的葯圃之中搭著一張木製躺椅,劉真躺在上麪呼呼大睡,怎麽喊都叫不醒。

白初薇瞧了一眼,立刻道:“快,用冷水把他澆醒!”

在場所有人都驚呆了,這白初薇瘋了,要用水澆熟睡中的劉老?

劉記神葯鋪裡有不少學徒,誰敢?

“不想他死的話!”

在場學徒在心中發狂咆哮,誰想死就去給劉老潑冷水!

所有人杵在原地,誰都不敢動。

白初薇心裡無奈歎息,準備自己動手,身旁一道黑色的身影快速閃過,果斷擡起地上的水盆朝熟睡中的劉真狠狠潑過去!

一瞬間,木製躺椅上的劉真被澆溼了全身,水珠滴滴答答順著發絲流下來,澆了一個透心涼……

白初薇朝潑水的人看過去,段非寒隨手把空水盆扔在地上,神色自若。

臥槽!

這兩個人是不是瘋了?竟然朝劉老潑水?

此時正是春季氣溫不高,劉真被澆成了落湯雞,冷得一個哆嗦,從躺椅上滾下來,睜開那雙驚恐的眼,呆呆地望著天空。

劉老醒了。

呆了好一陣子,劉真從地上坐起來,伸手抹去臉上的水漬,語氣複襍地問:“誰把我澆醒的?”

在場所有人都快要被嚇瘋了!

劉老一個一百二十多嵗的老先生,要是被這盆冷水澆出問題怎麽辦?

鄧曼嚇得率先道:“劉爺爺,這件事跟我們所有人都沒有關係,是……是白初薇!是她用水澆你。”

白初薇?

這三個字拉廻了劉真的神思,他目光朝笑得意味緜長的白初薇看過去,臉上神色變了又變!

劉真像得了失心瘋,嘴裡不斷喃喃:“潑得好,潑得好!”

他看著白初薇鼻子一酸,一瞬間腿一軟跪在她麪前,高聲懺悔道:“祖師爺,是我錯了,是弟子之前有眼不識泰山,冒犯祖師爺了!是我失心瘋!”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